隔河对峙?俄撤离赫尔松,乌称夺回两个定居点,乌将考虑补给难题-俄乌-国际社会-俄军-乌克兰-乌军-乌方_网易订阅

11月

隔河对峙?俄撤离赫尔松,乌称夺回两个定居点,乌将考虑补给难题-俄乌-国际社会-俄军-乌克兰-乌军-乌方_网易订阅

隔河对峙?俄撤离赫尔松,乌称夺回两个定居点,乌将考虑补给难题|俄乌|国际社会|俄军|乌克兰|乌军|乌方_网易订阅
眼下,俄乌局势依旧胶着。乌克兰武装部队近日发布了夺回赫尔松州两个定居点的视频 ,乌武装部队在普拉夫代内和卡利尼夫斯克升起乌克兰国旗。乌武装部队在普拉夫代内位于赫尔松市以西45公里。俄罗斯国防部长绍伊古则宣布从赫尔松部分地区撤出部队,转移到第聂伯河东岸地带防御。俄特别军事行动总指挥苏洛维金称,目前当地已有超过11.5万人被转移。资料图对于撤离的原因,苏洛维金表示,在“全面评估当前形势”后,建议俄武装力量相关战斗序列从第聂伯河右岸进行战略转移,并下令着手撤出驻赫尔松的俄军。届时,俄军将撤退到东岸的设防区,隔河而守。显然,普京政府不会轻易下一个决定,尤其是面对赫尔松这样的战略要地。目前,第聂伯河上的桥梁已经被乌军严重损毁,变相截断了俄军的后勤补给线,俄军只能靠有限的轮运、浮桥等维持补给。俗话说的好,“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如果俄军方面持续驻守,也终究是一种耗损。但撤守第聂伯河东岸后情况又不一样了,俄乌两军将进行隔河对峙,补给线难题就成为乌军这边的麻烦。此前,俄罗斯方面一直否认从赫尔松地区撤出。如今主动对外释放消息,反倒是让乌克兰警惕起来。乌总统办公室主任顾问波多利亚克在社交媒体上说,乌方“没有看到任何迹象表明俄罗斯会不做斗争地离开赫尔松”。报道引述当地一位媒体人的话称,该市有许多俄罗斯军队人员,主要位于城市的工业区,在该市一些废弃工厂及周边,那里没有当地居民,没有通信,俄军行踪不容易暴露。此外俄罗斯军方正在距离城市20公里处部署阵地。资料图更有乌克兰的网民认为,这是一个“狡猾的计划”,目的是为了把乌军最精锐的部队诱入陷阱。虽然不知真假,但赫尔松已经举行了加入俄罗斯的全民公决。失去赫尔松将意味着北克里米亚运河将再次失去功能。通往克里米亚的“陆地走廊”概念将受到严重威胁。而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在这个节骨眼上基召开了最高统帅部会议。此次会议除开关注前线局势、冬季做准备情况的汇报之外,还分析了乌能源设施恢复进展以及就乌克兰关键基础设施实施保护的措施。如此看来,泽连斯基又要向西方“狮子大开口”了。其实自乌克兰危机升级以来,美国对乌军援累计总额已达182亿美元。资料图目前中期选举初步结果看来,美国对乌援助不会停,但是一定会被附加越来越多的条件。因此,我们也可以看到,乌方频繁美国两党要团结支持乌克兰。不可否认,美国在这场冲突中扮演了十分特殊的角色,一旦美西方国削减对乌克兰的援助,将对乌方造成重大打击,并可能改变这场俄乌冲突的走向,促使双方走向谈判。延伸阅读媒体:乌军有“海马斯”俄军有“小摩托” 双方都不好过当地时间周三(11月9日),俄罗斯国防部长绍伊古宣布从赫尔松部分地区撤出部队,转移到第聂伯河东岸地带防御。俄特别军事行动总指挥苏洛维金称,目前当地已有超过11.5万人被转移。美媒称,这是自9月乌军在哈尔科夫北部发起反攻获胜以来以来,取得最重要的进展。不过乌军的反攻势头也有隐忧。因为美国中期选举投票初步结果出炉,共和党获得众议院多数席位,参议院最终选举结果出炉还需要几天,乌克兰政府担心,美国对乌克兰的军事援助力度可能会被削弱。如今俄乌冲突进入一段比较长的“战略僵持”期可能性越来越大。补给线无法保证赫尔松俄军退至第聂伯河东岸防御俄国防部当地时间11月8日发布消息称,俄罗斯防长绍伊古视察了俄对乌特别军事行动区域联合部队的一个指挥所,期间听取了俄对乌开展特别军事行动总指挥苏罗维金的汇报。他还向一些士兵颁发了奖章。这是俄乌冲突爆发以来,绍伊古首度现身乌克兰,不过绍伊古在乌克兰的确切位置并没有透露。绍伊古视察期间与苏罗维金等人员进行讨论,图源:俄新社视频截图综合俄新社和路透社报道,苏洛维金当天向绍伊古汇报称,在“全面评估当前形势”后,建议俄武装力量相关战斗序列从第聂伯河右岸进行战略转移,并下令着手撤出驻赫尔松的俄军。他说,此举将“挽救我们部队的生命和部队分组的整体战斗力”。他还称,8月至10月间,乌武装部队在赫尔松损失了超过9500人,并称这个数字是俄方损失的7到8倍。绍伊古对苏洛维金的建议和结论表示同意。乌克兰方面则对全面撤军的消息反应谨慎。乌总统办公室主任顾问波多利亚克在社交媒体上说,乌方“没有看到任何迹象表明俄罗斯会不做斗争地离开赫尔松”。波多利亚克称,部分俄军部队仍驻留赫尔松,俄方额外的储备人员也正被派往当地。他表示,乌克兰会“根据所获取的情报数据解放领土”,而非“安排好的电视声明”。俄军放弃赫尔松市第聂伯河西岸,撤退到东岸的设防区,隔河而守,从纯军事观点看其实是非常正确的选择。因为乌军不断使用“海马斯”火箭炮等武器攻击第聂伯河上的桥梁,导致目前俄军已经无法通过桥梁进行运输,只能靠有限的轮运、浮桥等维持西岸近两万名俄军的补给,这显然是无法长久持续下去的。而撤守第聂伯河东岸,隔河对峙,补给线难题就成为乌军这边的麻烦。当然俄军放弃赫尔松市在国内政治上有很大的风险的,因为赫尔松是俄乌冲突发生以来,唯一被俄罗斯方面完整控制的乌克兰主要城市,其中还包括横跨第聂伯河一座大坝的一侧,该大坝控制着对克里米亚地区的供水,战略意义重大。此前,俄罗斯方面一直否认从该地区撤出。从俄军这次撤离来看,俄军还是考虑军事超过国内政治,显得更为务实。乌军有“海马斯” 俄军有“小摩托”而在北线顿巴斯方向,俄乌目前互有攻守,但双方基本都没有比较大的进展。俄军能够从乌军一开始的反攻中缓过来,除了及时换将,任命苏罗维金统一指挥全军外,大规模使用伊朗提供的自杀式无人机,也是关键因素之一。伊朗虽然从一开始否认提供,到后来辩解称的确有向俄罗斯提供无人机,不过这些交易都是在俄乌冲突发生之前就已经谈好的。伊朗沙希德-136自杀式无人机但外界普遍认为,俄军使用的就是俗称伊朗“小摩托”的沙希德-136自杀式无人机,只是把涂装换成俄文。技术上看,沙赫德-136无人机并不先进,其动力类似摩托车用的发动机,因此飞行过程中噪音相当大,从而得到“小摩托”的别名。无人机机身大量应用民用级塑料,并且没有光电探头,从而无法自行识别目标发动攻击,只能在100公里内进行地面遥控。巡航速度只有130-180公里每小时,对于飞机来说非常慢。但是沙赫德-136无人机有其优点,首先,其战斗部高达50公斤,比几公斤的炮弹威力大了不少,其次,航程高达1000公里以上。最重要的一点是沙赫德-136造价便宜,由于大量采用民用级部件进行组装,据称其价格只有2万美元。沙赫德-136无人机制导方式也只是民用的GPS系统 ,精度比较差。因此俄军主要用沙赫德-136无人机打击乌克兰的基础设施,特别是占地巨大的能源设施。资料图从技术上来说,拦截沙赫德-136无人机并不难,但是从经济上来说,却是难上加难。乌克兰媒体8日报道,美国国防部确认已将两套“国家先进地空导弹系统”交付乌克兰,人员培训也已在欧洲进行。该系统是一种可重载系统,能够打击多种目标。据报道,“国家先进地空导弹系统”使用的导弹射程为40公里,目前正在开发射程更远的导弹。不过“国家先进地空导弹系统”配备的拦截弹一枚高达100万美元,用来大量发射拦截沙赫德-136无人机,不要说乌克兰,就是以美国的经济实力也受不了。即便是全世界最便宜的防空导弹,以色列“铁穹”防空系统所使用的“塔米尔”拦截弹,单枚成本也要3.5万美元,一枚“塔米尔”就能买至少两发沙赫德-136,而为了提升命中率防空导弹往往是二拦一。至于“标枪”“毒刺”之类单兵导弹,一枚价格往往要10万美元,命中精度还不如“铁穹”防空系统。以色列“铁穹”防空系统如果改用防空炮,其炮弹固然比防空导弹便宜,但是防空炮的炮弹也得两三千一发,更何况自行防空炮从来不是什么便宜的装备,一辆自行防空炮的钱能买2~3辆主战坦克。因此这段时间,俄军用沙赫德-136无人机成功扳回一局,有效打击乌军后方补给和调动。就像此前乌军用“海马斯”火箭炮打击俄军补给和指挥中心一样,很大程度抵消此前乌军用“海马斯”取得的优势。美国中期选举后对乌军援恐削减尽管军事上,乌军反攻取得一定进展,但在持续取得国际支持上,乌克兰面临新的压力。乌克兰危机升级以来,美国对乌军援累计总额已达182亿美元。随着美国对乌克兰军事援助费用增加,以及美国经济在衰退边缘徘徊,美国民主和共和两党内部围绕对乌政策的分歧日渐公开化。《华尔街日报》刊发的一项民调结果显示,48%的共和党人认为美国为乌克兰“做得太多”,而在今年3月持相同观点的共和党人仅占6%。众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卡锡上个月曾警告称,如果共和党能在中期选举中领先于民主党获得众议院的控制权,那么该党将停止或限制对乌克兰的援助。共和党众议员格林甚至在投票前夕还放话说,只要共和党赢得中期选举,乌克兰“不会再拿到一分钱”。即便在民主党内部,同样有声音呼吁拜登政府加倍努力,以寻求“停止战事的现实框架”,即以外交途径化解危机,避免战事拖延。目前中期选举初步结果看来,美国对乌援助不会停,但是一定会被附加越来越多的条件。资料图因此乌克兰方面近日频繁喊话美国两党要团结支持乌克兰。乌克兰国防部长顾问尤里·萨克7日表示,乌方呼吁美国两党保持对乌克兰的支持,不希望中期选举结果影响对乌军事援助。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8日也向美国政界喊话,直接呼吁两党要团结一致支持乌克兰。其它援助国方面。英国是乌克兰第二大援助国,仅次于美国,英国承诺在2022年向乌克兰提供23亿英镑的支持,同时提供数百枚火箭弹、防空系统和非致命军事装备。不过在约翰逊和特拉斯两位极度亲乌克兰的英国首相下台后,新上任的苏纳克首相日子不太好过。一面是前首相特拉斯任内留下了500亿英镑的财政缺口亟待填补,一面是创历史新高的能源账单和严峻的粮食供应问题,恐怕未必有两位前首相那么大热情介入乌克兰。至于深陷通胀的欧洲多国,都出现了要求和平、不再介入俄乌冲突的呼声。英国首相苏纳克双方都不好过俄乌冲突接下来最可能有哪些走向?双方都需要缓一口气的情况下,俄乌冲突接下来最可能有两种走向,一种是陷入“战略疆持”,双方战线基本不变,开始打打谈谈,直到有一方有能力打破僵局,或者证明双方力量都无力打破僵局。这种可能性比较大。另一种则是乌军为了持续得到西方军援,刻意要凸显战果,再次发起一次大规模的攻势,这种可能性比较小。而关键变量就是西方的援助力度变化,毕竟乌克兰本次反攻取得成果很大程度上靠着西方援助。而一旦美西方国削减对乌克兰的援助,将对乌方造成重大打击,并可能改变这场俄乌冲突的走向,促使双方走向谈判。当前形势下,国际社会应该共同支持一切致力于和平解决乌克兰危机的努力,呼吁有关各方保持理性和克制,尽快开展直接接触,为重启谈判创造条件。作者丨陈人欢,深圳卫视直新闻主笔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